2007年6月13日 星期三

FW: 以毒攻毒、種痘不得痘──人類戰痘的免疫史 (中)

【文/江漢聲(作者為輔仁大學醫學院院長)】

如果要說「以毒攻毒」,那麼同樣在十八世紀出現的「順勢療法」(Homeopathy)才是最激烈的一種另類療法。德國的哈內曼(C. FS. Hahnemann)觀察金雞納樹皮發熱,用來治療瘧疾的熱很有效,於是他提出以症狀相似的狀況來治療症狀,像辣椒治療發燒、鴉片治療昏睡症;他說引起疾病的原因就是治療疾病的根本,所以他反對「對抗性」的治療,像以鎮靜劑來治療亢奮,或抗菌劑來殺菌,他的用藥原則是以少量的藥物來加強生命力,使生命力元氣增加,就可以消除症狀。這些藥物如果大量或過量中毒就是病人的病因,所以他把任何酊劑都稀釋成為無害的藥物做各種病的治療。這種療法馬上在歐美廣為流行,甚至有「同源療法」(isopathotherapy)的學派產生,主張直接用疾病的病源來治病,像以淋病膿汁治淋病,口服寄生蟲來治寄生蟲,如此「以毒攻毒」的作法也太荒謬了一些。

中國人最早迎戰天花

其實那時候最毒的傳染病是天花,「以毒攻毒」的理論似乎就是免疫學的靈感,但並沒有人想到用在天花。十八世紀時,天花在歐洲已散佈了至少兩百年,沒人知道它從什麼地方來,只知道它愈來愈普遍,在所有傳染病中,像天花這種容易感染給小孩的最為凶猛,有20%到40%的死亡率。在1719年一次流行中,巴黎就死了1萬4千人,1770年印度死亡人數超過300萬,全歐洲沒有一個國家不受其蹂躪,據估計,十八世紀共奪走歐洲6000萬人的性命。這種病毒感染,會使一個人突然高燒、頭痛、背痛、嘔吐和譫妄,進入緊急狀況,到三、四天後,皮膚出現紅色斑點,幾天後轉變成膿泡。這些膿泡多半出現在臉部眼睛,也會出現在前臂、四肢,如果病人存活下來,幾個星期後膿泡會結痂脫落,但就留下永遠無法消除的疤痕,稱之為天花。在十七、十八世紀間,全倫敦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帶著天花,而三分之二的盲人是由於天花所引起的。

在東方的中國,似乎更早受到天花的毒害。在古籍《皇帝內經》中並無記載,所以相傳是漢代馬援西征所帶回來的傳染病,在東晉開始流行,稱之為「虜瘡」,隋唐時則稱為「豌豆瘡」。巢元方《諸病源候論》已有詳細敘述,〈時氣皰瘡候〉中認為這種全身都是的皰瘡,行如登豆,又稱「登豆瘡」,外形紫黑,則毒氣重;到了宋朝才稱為豆瘡,後來改「豆」為「痘」;明朝時天花已經常流行而成為一種常見的疾病。

相當於西方十七世紀的中國明朝末年,中國天花流行的情況據說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曾得到,也有各種治療,人們抵抗力也較強。相對地在關外,原本是一片淨土,這種傳染病一發生,幾乎可以絕滅種族,就像前一個世紀幾乎被歐洲人消滅的美洲印地安人一樣,這使在關外的滿州皇太極非常恐懼。1628年遼寧天花大流行,1631年後金朝又一次流行,皇太極下令沒有出過痘子的軍人不能上前線打仗,來朝貢的蒙古人有人出痘子,他都嚇得不敢出來,親哥哥天花死了他連正眼也不敢看。入關之後,第一個皇帝順治在位18年,得到天花5天就死了;順治的八個皇子中,大家決定給第三子玄燁(也就是後來的康熙)繼承皇位,是因為他曾在出生後就經歷北京天花流行而得病出痘,但後來僅在臉上留下少許疤痕。曾被順治所信任的欽天監監正、德國傳教士湯若望認為應該立出過痘子的皇子為帝,可以終身不怕天花,皇位也才會穩固。病原能主宰皇位的,天花可能是第一個吧!康熙雖然免於天花,然而皇子卻不能倖免,以後乾隆、道光的一些兒女也是天花的犧牲者,表示十八世紀天花仍席捲中國。甚至到1874年,在位13年的同治皇帝也得到天花,最後全身潰爛、群醫束手,所以天花成了滿清王朝的大剋星。

也因為中國最早飽受天花的侵襲,所以中國人也是最早發展種痘的民族,事實上也是中國古代醫理「以毒攻毒」的實際運用。根據清代《痘疹定論》所言,公元998年也就是宋真宗時開始有種痘的技術;最早的「人痘」種法是把得過天花的人身上痘子的痘痂或痘苗放進健康人的鼻子中。包括(1)痘漿法:用棉花沾染痘瘡的痘漿,塞入被接種兒童的鼻孔裡;(2)早苗法:把痘痂陰乾研細,用吸管吹到被接種兒童的鼻孔裡;(3)水苗法:把痘痂研細並用水調勻,用棉花沾染,塞到兒童鼻孔裡。此外,另有瘡衣法,用得天花兒童襯衣,給被接種痘的人穿,是比較不科學的作法。在十六世紀的明朝隆慶年間(1567至1572)從安徽開始推廣,到十七世紀的清朝,已推廣到全國。

原本談虎色變的滿清,對天花的防治只做隔離(逐出都城20里),入關後到了康熙,他父親死於天花,自己也是在流行中感染天花而大難不死,所以接受建議,在宮中推行種痘術。這時中國已有「痘疹」專科醫生,就徵召考選「痘醫」進宮布痘,後來中醫官甄國鼎就在康熙十七年為皇太子允禔布痘,布痘成功後康熙還行生謝禮,並將其升職;此後宮中小阿哥都行種痘,並詔選醫生前往關外四十九旗和蒙古各部種痘來預防天花,布痘醫生正式為太醫院的制度之一。康熙可說是非常用心於預防天花的皇帝,在滿族流行天花時,他親往探視病患、致贈草藥,並要求出花者之家掛起紅布來辨識,以防蔓延,也詔告皇親種痘的安全和重要性,是中國開始推展種痘的英明皇帝。

珍納發現牛痘接種,一戰成名

康熙二十七年(1688年)俄國醫生到北京學習種人痘的方法,以後更由俄國傳入土耳其。而此時,阿拉伯人也發展出另一套辦法,他們在健康人的手臂劃一小刀,然後把天花膿疱的抽取物抹入傷口內,有位住在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名醫提莫尼(E. Timoni)非常認同,用英文寫了一本書詳加描述。1717年當君士坦丁堡發生天花流行時,英國駐土耳其大使夫人蒙太戈夫人也染上了,雖然她逃過死劫,但臉上卻佈滿了疤痕。蒙太戈夫人原本是傾國傾城的美女,全英國最有名的宮廷肖像畫家還尋求為他作畫的機會,她的畫像讓十八世紀最偉大的英國詩人波普(Alexander Pope)驚為天人,寫下了讚美美人的詩篇。蒙太戈夫人後來又懷孕了,生下一個女兒,她的英國醫生為她介紹了提莫尼,因為她為了喪失美貌成了麻子的錐心之痛,正在擔心孩子也會染上天花,步她後塵,於是提莫尼建議她給小孩種痘,先試試她的長子。結果很成功,於是就在她們一家返回英國之後,要求提莫尼來英國為她的小女兒表演種痘,邀請醫學界和媒體來參觀報導,希望藉此在英國推廣種痘,結果大為轟動,成為英國接種天花的首例。

【本文摘自歷史月刊232期】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